脑科学研究发现:越慷慨、越快乐
时间: 2017-07-13 17:50     作者: 王晔

我们的身边不乏慷慨之人,从设立基金会的大慈善家,到给灾区人民捐款的普通百姓。我们每个人也在从别人的慷慨行为中受益。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慷慨是在减少自己的金钱的同时增加别人的金钱,这并不是一个对捐款者有利的行为。但我们仍然坚持慷慨,并为自己的慷慨行为感到快乐,这是为什么呢?

 

为了找到慷慨和快乐的关系,来自德国、美国和瑞士的科学家们着手做了一个有趣的实验。

他们共招募了50名年轻志愿者,并每周向每名志愿者发放25瑞士法郎,共发放四周。这些志愿者被随机的均分为2组,其中实验组的志愿者需要把这些钱花给别人,比如请别人吃饭,给别人买礼物等等,而对照组的志愿者只能把钱花给自己,比如请自己吃个饭,给自己买礼物。

一个月的花钱实验结束后,所有志愿者都接受了fMRI扫描,在扫描过程中会完成一些决策任务,任务内容是“如果自己花X元钱,会给别人带来Y元钱”你是否能够接受,其中,X和Y是3到25之间的随机数。扫描结束后对志愿者的快乐程度进行评分。

 

 

实验结果表明,实验组和对照组的志愿者都倾向于自己花比较少的钱给别人带来比较多的收益,而实验组的志愿者比对照组的志愿者表现的更加慷慨,快乐评分也更高。

 

 

通过分析志愿者的fMRI数据,科学家发现,在比较苛刻的统计检验条件下对比实验组和对照组的大脑活动,只有左侧的颞叶-顶叶联合区(temporo-parietal junction, TPJ)存在显著的差异。

 

 

通过继续分析了TPJ和其他与奖赏、快乐有关的脑区之间的关系,科学家发现,实验组志愿者的TPJ-纹状体(TPJ-striatal)连接强度与慷慨程度呈正相关,而纹状体的活动与快乐程度呈负相关;对照组的志愿者TPJ-striatal连接强度与慷慨程度呈负相关,而纹状体的活动与快乐程度呈正相关。

 

 

这些研究结果表明,慷慨行为会增强TPJ的活动,并改变TPJ与腹侧纹状体的连接。科学家们猜测,纹状体的活动是连接慷慨和快乐之间的纽带。对于一个可以从慷慨行为中得到快乐的人来说,与同情心和社会认知相关的脑区活动会压制住与自私动机相关的脑区活动。这些研究结果不仅对慷慨行为提供了神经科学层面的解释,还对教育、政治、经济和健康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Park, S. Q. et al. A neural link between generosity and happiness. Nature Communications. 8, 15964 doi: 10.1038/ncomms15964 (2017).

 

本文为原创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