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考长青教授来访讲学
时间: 2016-11-18 20:23     作者: 蒋碧玮

2016年11月13日至11月19日,由传媒高等教育国际联盟秘书处主办的“国际教授工作室”在我院开设了16课时的课程。美国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神经外科DBS(深度脑部刺激)研究所所长考长青教授给全院师生讲授了有关深度脑部刺激的前沿内容。

考教授首先向大家介绍了深度脑部刺激(DBS)的最新研究成果。以前,神经外科医生在进行深度脑部刺激时,都将电极放在STN核团。近期发现,对于一些帕金森病人,把电极放在GPi核团,可以取得更好的效果。同时,放置电极的数量也很关键。以前只放置一个电极,病人经常会出现口眼歪斜的症状,现在放置两个电极,另一侧也被刺激到了,治疗的效果会更好。深度脑部刺激除了应用于帕金森的治疗,对其他脑部疾病的治疗也有积极意义,如厌食症,强迫症,多动症等。以前很多精神类疾病的治疗都采用谈话式,药物式,仪器式,但通过深度脑部刺激,根据生理基础进行靶向治疗,具有较好的特异性,可以直达病灶。考教授认为这也将会是让植物人苏醒的好方法。心脏和大脑都有一个原始动力波,通过起搏器可以让心脏复苏,那通过深度脑部刺激,是否也能将植物人处于“待机状态”的大脑激活呢?这个实验已经在动物身上取得了成功,但是由于法律和道德层面的原因,还无法在植物人身上进行实验。

考教授完成了2400多例深度脑部刺激的手术,成功率是100%。他还发明了一个塑料三脚架固定在患者头部,减少了患者手术时的痛苦和做心肺复苏时的危险。两位老师表示做脑切片是一个技术活儿,大多数人做的脑切片,是不能存活的。但考教授做的却能存活8个小时,里面还有一个完整的闭合神经回路。“拥有超高的技术又虚怀若谷,深入浅出地讲解复杂而又抽象的脑科学,说着一口流利的东北话很是幽默......”在场的同学纷纷说道,“考教授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新晋男神。”

考教授访问期间,遇到同时来访的欧盟脑计划主任、海德堡大学前副校长物理系主任Meier教授,和我院院长曹立宏教授一起给大家上了生动的一课。我院老师和学生也做了科研工作汇报,交流气氛融且,给大家带来很大的收获!

考教授认为我院正在进行的大脑仿真将给深度脑部刺激提供模拟基础,有助于这项技术的发展。考教授为我国培养了大批神经内科和外科医生,为我国DBS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此行中,考教授为脑仿真和脑医疗牵线搭桥,促使我院和清华DBS实验室及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学科的达成了合作意向,将开展实质性的合作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