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专栏
神经质个体突显网络活动更多的受情绪的动机影响

前言2018年1月,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脑与认知科学研究院的博士研究生邓雅菱,作为第一作者在《Human Brain Mapping》杂志发表了题为《Motivation but not valence modulates neuroticism dependent cingulate cortex and insula activity》的文章,揭......

科技部部长万钢:抓人工智能还是要强基础

人工智能越来越多地应用到经济社会的发展之中,抓人工智能还是要强基础。3月10日上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记者会上,科技部部长万钢指出,人工智能的很多领域都取得了重要成果,要使其渗透到各个领域,最关键的是要把人工智能的关键技术、基础研究做好。他说,在一批领军企业正在涌现的大势之下,我国的科技人员提出了编制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的建议。这个建议得到......

脑科学 | 我们的大脑如何编码情景记忆?

记忆是神奇的,有些事情我们想拼命记住却总是记不住,有些事情我们想努力忘记却总也忘不了,那么,记忆在我们的大脑中是以何种形式存在?我们在提取记忆的时候大脑中又发生了什么?我们的记忆分为长期记忆(long-term memory)和短期记忆(short-term memory),其中长期记忆又分为程序性记忆(也称内隐性记忆,implicit memory......

在视频动作识别中引入top-down的“注意力机制”

引言:视频动作识别(Action Recognition)一直以来都是计算机视觉领域的一个热门研究方向。传统的视频动作识别技术往往依赖于手工设计的特征抽取器,例如dense trajectories[1]和part-based/structured models[2]等,来提取动作的时空特征。随着深度学习的横空出世,这类手工特征抽取器,已经逐渐被深度......

脑科学 | 如何科学的与蚊子斗智斗勇

当多个人同处一室时,如果屋子里有蚊子,常常会有人被叮的浑身是包,有的人却对蚊子免疫。那些经常被蚊虫叮咬的人们会抱怨:这蚊子也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不能平等的对待人类?其实,蚊子对宿主的偏好与宿主的体味有很大的关系,但体味是与生俱来的,虽然可以通过喷香水等方式掩盖原本的体味,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不改变自己的体味,而改变蚊子对气味的偏好,岂不妙哉?那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末页